冠状病毒危机

冠状病毒危机

这一次偷猎野生动物使成千上万的人类成为了受害者. 也使全球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还有下次,偷猎可能导致整个的人类文明的灭亡。

可持续以及充满尊重的对自然资源的利用不应仅仅是不而实而又天真的环境保护者的痴心妄想,而应该是人类生存的前提。我们对待自然与资源的方式直接得影响到我们的福祉。当前来自胁Covid 19 传染病 (也被称为冠状病毒危机)的威胁是一个戏剧行的,同时遗憾的是并不唯一的一例子,它正的无限剥削如何是我们自食苦果。

他的病毒,很可能是由人类食用非法偷猎动物产生的,最终将夺走数万甚至数百万人的生命,尤其是在非洲和亚洲的发展中国家。

CNN – Bats are not to blame for coronavirus – humans are.

导致 Covid-19 (或简地称为 „日冕”) 的病毒的起源尚未被完全阐明。但是许多科学家已经发现了强有力的证据证明这个病毒 (专业名字是 SARS-CoV-2), 从非法捕杀的蝙蝠中跳到人类身上,并在亚洲的所谓湿地市场作为美味佳肴出售。这些市场是理想的病原体孵化场,从那里,病毒很容易通过受感染的人类开始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致命的传播。

BBC – Coronavirus: Pangolins found to carry related strains

但是,不能排除蝙蝠是这种或其他危险病原体的唯一宿主的可能性。过往的研究确表明蝙蝠是大重病原体的理想中间宿主,这些病原体最初来原于其他野生动物,并且可以 传播到人们身上。因此,无节制的偷猎以及一般野生动物的饲养和食用对人类健康构成了巨大威胁。虽然我们认为 Covid-19-0 零病例被蝙蝠感染,但只是一个合理的情况。

当前的冠状病毒闹剧让我们感到有似曾相识。实际上,2002年世界人口已曾受到另一种冠状病毒的威胁: SARS-CoV。当前与 SARS-CoV-2 威胁相似,偷猎的灵猫 (小型浣熊的哺乳动物) 将SARS-CoV传播到了人类身。在亚洲食品店里灵猫也被作为美食贩卖。Reuters – Chinese scientists say SARS-civet cat link proven.

(Reuters – 中国科学家称 SARS 与猫的联系被证实)

此外,还有一些别的原来于动物的病毒可以感染人类,并曾造成过无数的伤亡猪流感病毒以及禽流感病毒。但是最戏剧性的例如的病毒是,从野生生物传播到人类的病毒绝对是人类免疫缺陷病 (HIV),也就是艾滋病的病原。自从它首次中出现在人类中以来,艾滋病已经夺走了2500万多人的生命。科学家发现,1920年代黑猩猩将HIV传播给了人类。在非洲刚果的金沙萨地区,被感染的黑猩猩被人类猎食。 Origins of HIV and the AIDS Pandemic. 。(艾滋病毒的起源与艾滋病的流行

这是如何发生的?

偷猎者将违法获得的珍稀动物卖给全世界的大公司 (比方说皮货商,皮革制品供应商等)。但是这个过程不止于此 : 野兽动物的肉也被当做补品贩卖。

如果我们想在这个星球上生存,就必须了解人畜共通传染病的危险。人畜共通传染病是指可能从动物传播去人类的疾病。

如果人类与动物的在空间上过于接近 (比方说在食品市场上,或者不合规的动物屠宰加工场所),一般无法接触人类的病原体就可能从动物到传播到人类身上。历史上惨痛的例子有HIV(艾滋病毒),Ebola (埃博拉出血热),Leprosy (麻风), SARS (萨斯),MERS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 (新冠肺炎)等。应当指出,许多动物携带有病毒和别的病原体,但是它们之中只有少数可以感染人类。来自动物的病毒中可以导致人传人,或是造成严重疾病的就更少了。但是在这数百万钟不同的病毒面前,一个万无一失的结论是: Covid-19 不会是最后的人畜共通传播。看是似无足轻重的在自己家中食用野生动物肉类,便有可能将 Covid 一样的传播病散播到全世界。由于人们无法快速地通过免疫系统进行应对,给了大规模流行发展的可能。上述疾病的传播皆是如此展开,这也表明了偷猎为什么可以危及人类的生存。

可悲的是,我们似乎没有从错误中学习。到底需要多少场流行病,多少例人畜共通疾病才能让我们学会用可持续发展的方式来生活? 可以预见的是,一定还会有新的流行病,到那时我们还能生存下来吗?

一个拥有巨大潜力的答案

驯养繁殖

有控制的圈养动物,或许可以使得食用那些本来要从野外捕猎的野生动物成为可能。在一些文化中,野生动物的贩卖与食用已经作为传统流传了成百上千年,而想要取缔这些传统的尝试至今都失败了。而禁止贩卖的尝试有可能还会适得其反,使得黑市上的需求剧增。

 

 通过高度发达的繁育方法与繁育技术我们可能保障每个野生动物

(通过良好的家畜饲养条件和适当的饲养量) ,野生动物种群(经管理认证的饲养会使得偷猎更加危险,同时减少偷猎的回报)以及人类(通过减少人畜共通传染病)的福祉。如果一些动物在禁令出台的情况下仍被捕食,那么解决这个问题唯一的答案就是将集中饲养与对偷猎的严厉惩罚相结合: 如果我们保证育种安全,而且国家出手限制偷猎的回报,我们就可能比现在更好地帮助保护生物多样性和我们的食品安全好。

 

为了在遇到当今这样的灾难(或者更糟)时挽救我们,我们需要更具创造性找到一个限制偷猎与非法贸易的答案。在很多文化中我们不可能制止野生动物的吃喝,比方说食用龟。一些非洲国家鼓励培养繁育与食用野生动物,以此来对付它们人民的饥荒。这个国家也已经开始登记他们的野生动物种群 (以非洲的大象群体为开端). 这样的等级可能帮助区分养殖和偷猎的动物但是,类似的国家大大缺少相应的物资支持,而且现在的技术也只能在很少的几种动物种类身上实现登记。但是这也有可能能够在许多国家的许多物种中得到实现。

 

我们必须找到一个方法来确保野生动物的饲养和交易是可查验的,同时也要遵循针对家畜家禽的空空健康管控规定。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由于偷猎比育种更便宜,所以育种户常常将偷猎的动物和育种的动物混杂在一起然后将其标为纯人为饲养。这种做法必须 被阻止。为了区分饲养的动物与偷猎的动物我们需要食用遗传学的方法。如果动物饲养能够使偷猎的盈利减少,并且偷猎的目标顾客不再想承担感染的风险,偷猎以及人畜共通传染病就会减少。这是找到一个解决方案的第一步。

 

为了找到一个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社会可以做什么?全球已经有很多针对许多野生及濒危物种的物种保护及商业饲养项目。但是,物种保护式饲养方需要通商业饲养方加强合作,以此来增丰富基因多样性,并因此创造一个更加具有生育繁殖能力的饲养动物群。我们不要建立那么多饲养的公司,但是我们必须改变现有的饲养的公司,以保障所以它们没有在不被恶意操纵的情况下运行。针对入或者出这个公司的动物都必须用一个用一个防操纵的方法进行登记,以此确保偷猎的动物不可能混进供应链。

一项新技术的发展可能是问题的答案

针对许多动物的饲养与贸易存在以上这些有效的防止恶意操纵的方法,但当下尚无法进行商业化运行,因此这些概念便都无法落地。现在饲养的动物缺少正式上的注册来帮助我们区分其与非法偷猎的野生动物。针对偷猎已经通过了法律并且设置了处罚。可以预料的是,冠状病毒危机后还会有更多更进一步的控制措施,甚至有可能达到对野生动物贸易的全面禁止。但是这样的全面禁止可能会有助长黑市的发展,因为现有的这些需求只能在黑市上得到满足。  

 Ark-Biodiversity研究的分析方法曾用来帮助执法机关查封通过入境港口的非法的野生动物贸易,但现在也可以被用来检验人工饲养的动物的来源。这项技术利用一项创新来为每一个物种建立一个基因指纹。

如果所有饲养户的合法饲养动物都经过这样的遗传学记录,并且执法机关都可以轻易地访问到这些信息,执法机关就可以更容易地区分饲养的野生动物和非法偷猎的野生动物。如果全球千千万万的动物可以进行登记,那么就可以消除消费者可能面临的威胁: 我们更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野生动物种群呢?是一群健康的,圈养的动物,还是一群有可能传播危险的病原体的动物呢?

即使现在在某些地区已经存在全面的禁令目前这些针对饲养,交易以及消费野生动物的禁令仍都很难执行。Ark-Biodiversity的技术发展不仅帮助限制偷猎 (以及帮助在已经通过法律宣布全面禁止的地区执行禁令),而且也可以帮助创建一个针对动物饲养的防伪交易系统。

动物的遗传指纹就如同一个质量检验印章。现有的一些缺乏管控的对自然资源的剥削利用,它们不仅损害了全球的生态多样性,也有效的工具来追踪、阻止并最终消除这些行为威胁到了人类文明的发展潜能,现在自然保护遗传学也可以采取。